再相逢.

cp洁癖重度患者。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谭赵】刚刚好(四)

全篇走链接。上车刷卡。系好安全带。
——————————————————
「4」
白日宣淫现场版.石墨。

【谭赵】刚刚好(三)

黑眼圈快要掉到鼻梁的我。
可能需要安眠药。
另外。文章末端所提不带t的x行为并不提倡。
不谈三观。
——————————————
「3」
赵医生跟谭老板的事儿隔天传遍了整个医院,路过护士站时,值班的小护士无不向赵启平投向羡慕的目光,更有甚者直接上去跟赵启平说:“赵医生命真好。”
赵启平有点不开心。堂堂骨科主任不信手术刀,信命??
连续两天的过度运动让赵启平浑身酸痛,咬着牙根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走进科室,连坐下这个本该很轻松的动作,做起来都快要跑掉了半条命。

谭宗明作为一个送餐员,工作到的十分到位,他拎着香喷喷的饭菜来到诊室坐下的时候,赵启平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冲他笑,像是老师在表扬他的学生一样。
“不错,比昨天提前了十分钟,看来今天送餐费得多问我要了。”

“我是想多要些,只怕赵医生受不住。”谭宗明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赵启平扶着腰的手,把盒饭推到他面前。

“小爷没那么脆弱!你等着!等小爷好了再来大战三百回合!”赵医生不服气极了,咬牙切齿的瞪着谭宗明。

“随时恭候,”后者完全没把它放在心上,毫无威慑力的威胁在他眼里变得可爱至极,“我看你那儿的排班表,下午是不是不坐诊?我们去超市买点儿东西?”
赵启平往嘴里塞了一颗花生米,一边嚼的嘎嘣脆一边表示赞同。
他昨晚在谭宗明的猛烈攻势跟威逼利诱下,同意了同居这件事。
既然同居了嘛,总得有个同居的样子,日常需要的东西总是要备下的。

两个大男人去逛街的感觉十分奇怪,画面总有些违和感,谭宗明像是捕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尴尬,跟赵启平挨着肩膀推车往前走的同时主动挑起了话题。
“今天我在医院,听见了许多次我的名字。”

“是啊,同事们夸了我一上午,说我眼光好,找了个好媳妇,能一展雄风。”赵启平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随手拿起了货架上摆放的猫耳发箍看了看。

“伶牙俐齿,油嘴滑舌,”谭宗明对赵启平做出了总结,侧头看见对方手里的东西起了坏心,一把拿过那个猫耳发箍丢进了置物车里。

“哎哎哎你干嘛啊,这种东西买了你戴啊?”赵启平想要伸手将它拿走放回去,却被谭宗明挡住了动作。
“好啊,我戴。”
你戴……老子信了你的邪!

路过生活用品专区,赵启平去认认真真调了两个同样花色,低调又不失雅气的漱口杯和纯色的拖鞋,他蹲下的时候,灯光打在他侧脸上,长长的眼睫毛在眼下留了一小片阴影,谭宗明站在那看愣了神。

“家里什么都没有,你有什么想买的零食吗?”

“不买了,我抽屉里全是别人送的巧克力,还没来得及吃呢。”

“……”谭宗明突然有些不爽,沉默着拐到糖果区,看都没看将货架上所有品牌的巧克力全部拿了个遍,阴沉着脸说“回去了那些全给我扔掉。”

赵启平闻到了浓郁的醋酸味,瘪了瘪嘴没说话心里却在窃喜,趁周遭没人的时候牵住了谭宗明的手,后者反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抚随后放开,看见一旁的麦片也顺便拿了几包放进推车里。
“明天把这个也带去,早上走急了来不及吃早饭就过去了冲两包垫垫。”

赵启平感动透了,通过几天的相处他能感受到谭宗明的不善言辞,他把对自己的爱意全部放在了实际行动当中。爱人之间最好的默契便是,我不说,你也知道我的意思。

推着小半车的东西来到收银台,在旁排队等付款的时候,谭宗明凑到赵启平耳边,目光直直看向一旁货架上的杜蕾斯和邦杰士,用只能彼此听见的声音问道“用不用买点儿套回去?”

赵启平冲他扬扬眉毛调侃“你洗澡还穿雨衣?”

“戴不戴不都得听你的吗。”

“不戴了,光我一个人舒服没意思,我也想你舒服。”

谭宗明愈发觉得自己捡到了宝,趁没人注意,快速的亲了一口赵医生的脸颊。

赵启平打算回亲回去,却到了他们付账,不由开始埋怨前边的人太抠门,再多买一样东西就能多出一个吻的时间。

谭宗明刷了卡,把东西一件件的放进购物袋里装好拎起,另只手牵住了赵启平的手,十指相扣。

赵启平跟着他走,想了想,挣开了谭宗明的手,不顾旁人眼光转而挽住了男人的胳膊,满脸骄傲的带着他往外走,连走路的步伐都变得欢快许多。
“这样就不像爸爸带着孩子啦!”

谭大老板突然有些鼻酸,他的赵医生爱的大胆,爱的坦荡,短暂的生命中能够拥有这样的一个人,死而无憾。

【谭赵】刚刚好(二)

先致歉。我将之前的忠欲给删了。并且没有备份。文笔青涩及拙劣。承蒙喜爱。

关于这篇。本来是该封笔了。但。算是写给一直喜欢上一篇文章的你们。也是写给我自己。跟我最爱的她。
———————————————
「2」
一夜贪欢,谭宗明少有的赖了床,一觉睡到正中午,迷糊着睁开眼坐起身,环顾四周却没找到赵启平的身影,伸手从床头摸来手机开了屏,一条微信在上面安静的躺着。

“医院有事我先走了,放心,不是偷跑,小爷不是穿上裤子不认账的人。”

谭宗明拿着手机突然想到那人如同狐狸一般的狡黠表情,痴痴的笑出声。
突然很想见他。突然很想听他的声音。
大老板从来想到就做,于是找到号码拨了过去。

赵启平正好诊完了最后一个病人,臭流氓的备注在屏幕上欢快的跳动。
“你醒啦?”赵启平丢了手里的钢笔,双腿抬起舒舒服服的撑了个懒腰,然后疼的趴回了办公桌上。

谭宗明将手机夹在脑袋跟肩膀中间,一面起床穿衣一面打趣,“年轻就是好,精力旺盛,还能早起。”

“是你不行了吧大叔。”赵启平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满脸怨念的揉着自己的小细腰。

“不行?看来我还得多努力几次让赵医生看看我到底行不行啊。”

别了别了……你再努力努力,小爷我的腰跟屁股都别要了。现在都开始怀疑你是真的崴了脚还是单纯的想泡我。赵启平默默地想,好在谭宗明没打算接着这种有颜色的话题继续往下,转而问他。
“饿不饿。我去给你送饭吧。”

“不用你跑一趟,我歇一会儿去食堂打饭就行了。”

“在办公室等着,哪都别去,”谭宗明开了车门坐上去,准备挂了电话,复又补了一句,“我想见你。”

赵启平丢了手机捂住了脸,修长手指下边是红成了猴屁股的脸蛋。
这男人…国家应该禁止他使用气声说话!

车速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谭老板内心的真实写照。他是飞着买好午饭,飞着到达的科室前。

科室的门是从里边被打开的,谭宗明先是被赵启平拽着袖子拉进科室,门刚关上他就飞着扑进了谭宗明怀里要抱抱,大老板手上拎着热乎着的汤汤水水,赶快换到一只手上拎着,单臂抻直了拉开,生怕烫到了怀里的宝贝。

赵启平偏过脑袋眯着一只眼睛看,然后笑的一脸狡猾又将脑袋埋了回去。
果然年纪越大越会疼人。

谭宗明显然很享受这种亲昵,他用空下来的一只手回抱住赵启平,手掌在他肩膀上轻轻磨蹭,嘴上是甜成蜜的抱怨。
“扑撒了饭菜万一烫到了怎么办?”

“才不会。”毛茸茸的脑袋在谭宗明颈间蹭了又蹭。言下之意,有你在才不会让我烫到。

“来,吃饭。”谭宗明放开他,轻车熟路的拉开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将饭菜一一放好打开,浓郁的饭菜香气勾引着赵启平的胃,但他不着急,慢悠悠的晃过去等谭宗明拿出筷子摆放好一切,一屁股侧坐上谭宗明的大腿,勾着他的脖子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饭后甜点,一碗红枣粥。
“想喝粥,喂我。”

明明是命令的语气却让谭宗明没有一点不适,可真是个妖精…。
大老板端起粥,勺子舀起色泽红艳的粥,上边躺着一颗红枣,拿到嘴边仔细吹了吹,嘴唇轻碰觉着不烫了才送进赵启平嘴里。
赵医生乖乖张开嘴,温热的粥体带着红枣的香甜挑逗着味蕾,他眨了眨眼,将粥水吞下留了颗红枣,咬在嘴间冲着谭宗明嗯嗯。
“嗯嗯嗯——”

赤裸裸的勾引。谭宗明眸色暗了暗,咬住红枣的另一端吻了上去。
煮够火候的红枣足够软糯,唇舌交战间就以化在了嘴里,香甜的气息溢满了两张嘴,谭宗明觉得还不够,舌头在赵启平的嘴里游走不放掉任何一个角落,吮走所有红枣的气味,直至赵启平的嘴唇变得有些红肿才肯放开。

“你到底是来送饭的还是来勾引我的?”赵启平愤愤的擦了擦嘴唇。

“送餐员勤勤恳恳,来要个送餐费。”

“跑那么远就为了要个送餐费?看来我晚上要好好奖励奖励我的送餐员了。”

赵启平说的露骨,谭宗明有些蠢蠢欲动,对上那张红润的唇又亲了上去。

边吃边闹腾,等桌上饭菜消灭的差不多的时候赵启平要开始上班了,谭宗明想在一旁坐着等他下班,被后者果断拒绝,理由是你在这里我光看你了,看不好病。
谭宗明委屈,谭宗明要说。
走之前他抱着赵启平亲了又亲,赵启平戳了戳他的腰嘟囔“好啦,搞得我都没心思上班了。”

谭宗明理了理衣领,叹了一声开了门,赵医生看着来往的小护士秒变正经模样,站在门边笔直的如同一颗小白杨,一脸郑重其事的朝谭宗明挥手。
“谭总再见。”
谭总只是笑,然后回头转身凑去在一本正经的赵医生额头上亲了一口,在他耳边轻声说“晚上早点回来。”

然后谭宗明走了,留下一堆惊掉了下巴的小护士,赵启平一脸愤怒的关上了门。

谭宗明,我操你大爷!

【谭赵】刚刚好(一)

很久没出现。 一个新坑。
记录我心中的谭宗明跟赵启平。
大概是个中长篇。不定时更新。
车多。自割腿肉。食用愉快。
——————————————
「1」
谭宗明信命。 他碰见赵启平,一定是个上天安排好的意料之中,而不是不期而遇的意外。

相见恨晚用来形容他们,再贴切不过。

走心又走肾。

【紧急】献血求助

简歌:

不好好练字粉什么楼诚:







      占tag抱歉!求扩散!




      本楼诚群成员兮兮母亲14日在衡阳发生惨烈交通事故,短短两天输血量达10000cc,目前仍在衡阳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看护,命悬一线,如果有在衡阳的成年小伙伴希望您能帮兮兮母亲献点血挽救其生命。




      献血时,请告知血站:我是为衡阳市中心医院icu科2床彭春英病人献血的
      献血电话:8868760;8868750
      献血地点:中心血站,解放路口肯德基门前流动采血车,莲湖广场采血点




      要求血型:不限。衡阳血库存血不多,兮兮母亲消耗掉大量血液导致他人用血紧张,所以只要献血,都是在挽救其母和他人生命。




      微博扩散地址:http://m.weibo.cn/1712291643/4142081901257523




      请求大家帮助和扩散!在此替兮兮及其家人和全体群成员拜谢大家!万分感谢!




      祝健康平安!


【贺陈】行李。

一个看剧看到无法接受的我。决定写发贺陈抚慰自己。

有一个那么好,愿意默默承担一切的贺涵,必须要有一个更好更体贴的嘟嘟来陪伴。

ooc都是我的。雷点也都是我的。所有的美好都是他们的。
———————————————————
如果你一无所有,我愿意做你最后一件行李。








陈亦度曾经听过许多关于贺涵的流言蜚语,每个人给他打上的标签也都如出一辙,除了自私,不近人情与不择手段,还有多心滥情,脚踏两条船。

可他并不关心那些茶余饭后的闲话,不管别人评价如何,感情生活如何,只要能给他带来不错的收益,这些都与他无关。

更何况他心里的这个贺涵,从一开始就和别人耳朵里的都不一样。








生意人,讲究的无非是生意场上的事。

陈亦度为了讨客户欢心总是参加各类应酬,他不胜酒力几乎是人尽皆知,可偏偏有那些难缠的客户不依不饶的让他喝下一杯又一杯辛辣的液体。

于是喝醉了,迷迷糊糊的披上大衣扶着酒店的墙歪歪扭扭的走出去,没来得及反应就撞近一个男人怀里,腿上发软往他怀里瘫,对方显然吓了一跳,认真看了他一眼赶紧搀扶着他。

“陈亦度?陈总?”

“啊…?嗯…”陈亦度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脸上也火辣辣的发烫,勉勉强强睁开些眼看清贺涵面容,捧着他有些胡茬的下巴盒盒笑,“这…嗝…哪家姑娘啊…还…还有……嗝…胡子…盒盒盒盒盒…”

贺涵的脸黑了不止八度。


贺涵搀着他在他身上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手机,索性带着他上了自己的车帮他系好安全带,摇了摇他的身子。

“陈总,醒一醒,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陈亦度缓了缓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接着手舞足蹈的唱了起来,“我的家在东北…嗝…松花江上啊~”

贺涵的脸这辈子就没这么黑过。






贺涵无奈,开车带他回了自己家,连拖带扛的把陈亦度安顿好了在床上直挺挺的躺着,又马不停蹄的跑去厨房给他做了一碗醒酒汤。

房门口的大金毛看着贺涵跑进跑出,吐了吐舌头埋住头继续睡觉。

“亦度?醒醒,把这个喝了醒醒酒。”贺涵将醒酒汤放在床头,坐在床边扶着陈亦度靠在自己怀里后复又端起碗,这个暧昧的距离让他有些心跳加速,端碗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甚至能感觉到陈亦度呼出的气温温热的打在他的胸膛上,一切都如此的妙不可言。

“我不…不喝……!总…总有刁民想…害…害朕!”那人就像小孩在他怀里撒着无谓的娇,贺涵却不觉得烦,反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草民不会害皇上的,皇上乖,喝完这碗甜粥我们就睡觉好不好?”贺涵柔声细语,将碗端到他嘴边,看着他一点点将碗里的汤喝完。

然后陈亦度张开手抱住了他,圆圆的鹿眼眨了眨,“嘟嘟喝完了…嘟嘟要抱…要抱着睡觉觉……!”






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疼欲裂,陈亦度慢慢的睁开眼看见的却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他坐起身第一件事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下身,还好,还是那条裤子,穿戴整齐。

刚松了一口气转而看向旁边,吓得抱着被子缩到一旁角落里,仔细一看那人身影居然是他的新任合伙人——贺涵。

陈亦度这么一动贺涵也醒了,在床上翻了个身眯眯眼打了个哈欠。
“早啊陈总。”

“啊…早……”陈亦度满脑子问号,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昨晚你喝多了,我路过,你撞在我身上瘫着不走,问你家在哪你给我唱起来了……无奈只好带你来我家委屈一晚,”贺涵顿了顿,“至于我俩…昨晚你实在是太…太…嗯…。抱着我不撒手,让我抱着你睡。”贺涵看着他迷茫的小鹿眼选择用委婉的方式控诉陈亦度的罪行,干坐了半天见陈亦度一直愣着神,干脆起身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端进来。

“你酒量不好,要真是有推不掉的应酬还是带几个助理挡酒比较好,还要叫司机来接送,你一个人,不会每次都能碰上可以保证你安全送你回家的朋友亦或是生意伙伴的。”贺涵试了试温度,确定刚刚好之后塞到陈亦度手里不忘说教。

陈亦度愣着小声的道了句谢,端着杯子小嘬一口牛奶,觉得自己酒可能还没醒,不然脸上怎么会感觉这么烫,心跳还砰砰砰跟打鼓似的。








贺涵受够了十年来唐晶的种种强势,也受够了自己一再妥协退让,于是他选择守住自己的最后底线,明确表示只想,也只能和唐晶做朋友。
对罗子君不明不白的暧昧帮衬关系,也就此结束。

愧疚该有,但是优柔寡断从来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唐晶的十年,何尝不是他贺涵最难熬的十年。

既然在一起只是互相折磨修不成正果,不如早日放弃。

更何况他现在,似乎对陈亦度有些,不可描述的感觉。

不同唐晶,也不同罗子君给他带来的感觉,是软绵绵的,一丝一缕的,像棉花糖一样的甜。


陈亦度不想承认,可又必须承认,他对贺涵动心了。

活了三十多年头一次动心还是因为一个男人,他暗笑自己没出息,又想好了许多的措辞约他出来吃饭,谈生意。

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个人心中的感情愈发清明,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贺涵因为心中的愧疚帮唐晶扛下了莫须有的罪名,收拾东西从辰星离开,耳朵里回响着全是走时公司员工的种种谩骂。

他贺涵什么时候因为别人的话而改变过其他想法,不过是换个地方,换种工作形式,重新开始。

可,陈亦度呢,他还有事业在此,还有大好的前途。

他的决定很自私,为了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愧疚,又一次对不起一个人,对不起陈亦度。

做这个决定之前贺涵就想好了所有事情,他把房子和车子都卖了,只留下一台他最中意的哈雷。

唯独没有想好陈亦度。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件事很快在整个圈子里传开,陈亦度自然也知道了。

贺涵坐在酱子里问老卓要来最后一瓶清酒,点了一份厚切三文鱼,静静等着陈亦度,等着和他道别。




陈亦度火急火燎的进来一瞬间红了眼,贺涵见了心里扎着疼,站起身还未开口,陈亦度已经跑来抱住了他的腰。

老卓和洛洛识相的给二人让了地方。

青年把脑袋埋在贺涵的肩膀上,哽咽的闷出声,“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去哪…为什么不带着我…”

“亦度…你别哭你听我说…”贺涵抱住他,手覆上他的头顶轻揉,“我现在什么记挂都没有,我只是要去深圳开始新的生活…而你……你不一样…你还有…”

“我没有……!我没有!我除了你什么也没有!”陈亦度揪住他胸口的西装,抬头吻上了男人的唇堵住了他的话,眼泪应声落下像是烙在贺涵心里,火一样的烧着疼。

“贺涵…你带我走吧…我钱已经赚的够多了…公司我可以交给厉薇薇可以交给任何人…你别丢下我好吗…你去哪我都跟着你…如果你想回来了……我们就回来……如果你想工作…就来度…待遇不会比辰星或者比安提差的…你别丢下我好不好…”陈亦度放开他的唇,紧紧的抱着他不放在他耳边轻声,“如果你一无所有…我愿意做你最后一件行李…”

贺涵像是要把青年揉进骨血里一样的用力抱着他,颤抖着启唇。

“好。”

我快气疯了。剧里面三个人都有错为什么非要道德绑架贺涵或者是罗子君。

唐晶虽然可怜但在我这里也是自讨苦吃。

之前为了亚当的案子举报贺涵,一味地责怪贺涵抢了她的客户,可实际上贺涵一直在让她案子。

贺涵表白了多少次,求婚了多少次,她倒好,十年感情因为薇薇安的只字片语和别人约会,一意孤行去香港,考虑过贺涵一点点吗?

生了病把贺涵那当做避风港,然后要求跟他结婚,永永远远在一起。要求贺涵在原地等着她,凭什么?

她责怪贺涵耽误了她的十年,可事实,是他们互相耽误了十年。

说她帮助罗子君多少事对罗子君多好,但我想很大的原因就像贺涵之前说的,只是因为罗子君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与他经济支援而已。

人都是自私的。爱上一个人没有错。

可能错就是错在,在对的时间爱上了错的人。

仅此而已罢了。

回归线大V认证贺涵老婆:

大概是这样的吧 举个很无趣的例子
你家孩子学习一般 有时爱卖弄小聪明 也许偶尔还打个架 你该打是要打 该骂也得骂
但这一切基于你心里一定是爱他的

要是不相干的抱有恶意的外人打骂了你家孩子
你撸起袖子抄家伙就得上去使劲干一架
因为同样是打骂 可你心里清楚
一个是爱的 而另一个则满是恶意 目的不纯

谁家的孩子谁自己疼 同样的槽点 在本质不同出发点不同的人嘴里说出 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绝对不能相提并论

所以 打着西皮粉旗号黑靳老师的辣鸡腐唯们
我去你妈的吧



【谭赵】一分钟还很长。

灵感来自于空间里看见的一个梗,觉得再合适谭赵不过了。
最温馨的小段子给我最爱的谭赵。
———————————————————
“京沪高速A路段发生重大车祸,请各科级以上领导回到自己岗位待命。”
——

“什么情况?”

“重型货车在高速公路上侧翻,目前已经有十几位伤员在来的路上了。”
——

赵启平在手术台上没日没夜的忙活了三天两夜,少到几乎没有的休息时间也被他用来看护其他病人,彻底忙完他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夜风吹着他单薄的身体活像张纸片摇摇晃晃,勉强的走出医院瘫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不顾往日形象,摸来手机给谭宗明打电话。

“老谭…你睡了吗?”

“没,在等你,忙完了吗?我接你回家?”精神抖擞的小狐狸声音听起来疲惫不堪,听的谭宗明心上一紧,更加想要见他把他抱在怀里让他好好睡个安稳觉。

“嗯…”
——

谭宗明找到赵启平的时候,那人就像个宠物店里等待主人带走的狐狸,他把车开到他身边,侧身打开车门。

“启平,我们回家了。”
——

赵启平坐上车就靠上了谭宗明的肩膀,抬头在开车的人脸颊上亲了一口。
“有点想你…”

“只是有点儿?”

“……”

谭宗明除了他平稳的呼吸什么都没听见,轻笑着将车速放慢尽量做到平稳。

“辛苦了,启平。”
——

汽车小心翼翼的熄了火,谭宗明下车开了副驾驶的门,打横抱起赵启平将钥匙扔给管家。
“帮我把车停好,谢谢。”

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将怀里的人放到床上,谭宗明侧靠在一边看着爱人的眉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完美到不行。

赵启平翻了个身抓住了谭宗明的手,迷糊的嘟囔着。
“宗明…我再睡一分钟…你记得叫我…”

“好。”

关于赵启平对于工作的执着认真和拼命,谭宗明最清楚不过。
——

浓情蜜意似流水,静静流淌过这个安宁祥和的夜,窗外的月亮朝房间里洒下一点点昏暗的光,足以让谭宗明看光床上人所有最好的模样。

他俯下身亲吻着赵启平的额头,柔声细语似用尽一生的温柔。

“睡吧,一分钟还很长。”

【楼诚及其衍生】当你对象看见你叼根注心饼干的不同反应。

又名:同种情况不同对待。

算是和楼诚走心,凌李走胃,谭赵走肾,庄季走嘴相呼应吧。

有无数脑洞就是不想更正文系列。

短小又不精悍。


——————
年过四十的明楼明长官身材开始发福,但他满不在乎依旧喜爱吃甜食,每每看见阿诚总得数落他一番。

阿诚不给,他就偷着吃。

这不,阿诚在忙着做饭,他就钻空子在客厅里光明正大的拆了盒注心饼干。

越吃越有劲,浑然不觉身后站着一个人。

“大哥。”

见过许多大场面明楼先生吓得一激灵,有些僵硬的回头。

“阿诚啊。”

“大哥,马上就要吃晚饭了你怎么又在吃甜食?”

明楼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言不发,一副任君奚落的模样。

阿诚无奈,坐到他身边一脸正经。

“大哥,人年纪一大胖起来什么病就都来了,我希望你健健康康,不受病痛之扰。”

明楼倏地觉得他家阿诚竟细致到如此地步,作为大哥不免觉得汗颜,他默默地把手里的饼干放到茶几上握住了明诚的手。

“都依你。”

“今晚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没放糖,你可以少吃几块。”明诚对明楼的反应甚是满意。

“哎,好。”


——————


李熏然最近爱上了注心饼干,连之前最爱的薯片都不要了,去医院一拎就是一大包。

作为医生的凌远拒绝任何形式的垃圾食品,不仅自己不吃,还要求李熏然少吃。

但在做了一整天手术李熏然还没回家的情况下,饿到没力气做饭的院长寻了一圈只能找到被熏然藏在床垫下的最后一盒注心饼干。

于是他抛弃了原则,拆开包装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

吃到最后一根家门开了,李熏然换好鞋把包往旁边一扔,蹦蹦哒哒的跑到凌远身边要抱抱。

当他看见凌远口中叼着的饼干时,一下子愣住了,瘪着嘴坐到凌远身边抱着他的腰凑去将最后一截饼干抢进自己嘴里。

“你不是说不吃垃圾食品的吗!我最后一盒小饼干!”小狮子委屈的毛都炸起来了。

饲养员揉着自家大猫的脑袋顺着毛,柔声细语。

“过会就带你去超市补齐。”


——————


作为医生的赵启平和前面两位截然不同,完全不拒绝任何形式的零食,他偏爱抹茶味儿的注心饼干,还爱将外头的脆皮啃掉慢慢享受中间抹茶的注心,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谭宗明的办公室包括他们的家里,都有许多的抹茶注心饼干。

谭宗明近期忙于工作,干脆在晟煊住了半个月,忙完工作他就马不停蹄的奔向和自家小医生的爱巢。

赵启平刚洗完澡,腰上裹着浴巾头发还往下滴着水,手上拿着一盒刚开封的抹茶饼干,嘴里还叼着一根半截漏在外面,看见爱人回来心情显得格外愉悦。

“忙完了啊?”

谭宗明有点饿,走进了将那人圈进自己温暖的怀抱,低头咬住另外一头的饼干一点点咬断了凑近他。

男人将他压倒在床上交换了了一个充满抹茶香甜气味的吻。

“忙完了。宝贝越来越甜了。”



——————


队里的季队长被李熏然带着也爱上了注心饼干,有事没事就在家里叼根饼干跟香烟一样。

同为医生的庄恕表示也拒绝这种垃圾食品。

季白边看书边开了一包注心饼干,庄恕坐在他身边看着电脑上的资料,极为善意的提醒。

“三儿,这种东西少吃。”

季白白了他一眼没理他,美滋滋的又咬了一口。

“你看这饼干食用香精这么多,你天天吃对你肾脏不好,严重破坏你的维生素,热量太多…!唔…!”

季白听着男人的话眉头一点点锁紧,愈发觉得嘴里的饼干难以下咽,干脆将手上剩下的一截塞进旁边喋喋不休的嘴里。

“闭嘴!”